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学习园地 > 山花恰似半边天

山花恰似半边天

日期:2018-03-05 作者: 来源: 阅读次数:

春节后,我匆匆从老家湖北赶回蚌埠,投入到忙碌的地质工作中,编制标书、地质报告……这些天一分一秒都很充实。
    虽是正月,但所里过半的同事都出野外了,六安大别山铅锌矿地质勘查、淮北市程蒋山水泥用灰岩矿地质勘查等项目正有序地进行着。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大家上传的红灿灿的山花,巍峨的山,脑中响起“山上的山花儿开呀我才到山上来”的歌声,记忆顿时切换至2013年的夏天。
    2013年夏天,我刚到队上参加工作,被派到大别山野外项目地填图。辗转5个小时的车程,上山的路远比想象中要难走得多,第一次体验到山路十八弯的感觉,像座过山车似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里是远离城市喧嚣的一片宁静。七月骄阳似火,但山里的清晨异常凉爽。每天与同事迎着黎明,分2组进山踏勘地质路线,开展填图工作。那时候,没有现在工作生活的压力,心里只知道要在野外实践中多学点知识,为以后的地质工作打下基础。在所里前辈的指引下,我学会了使用GPS、识别片麻岩、了解断层等地质技能知识。对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来说,野外的一切都是新的。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年轻人在一起讨论更多的是如何更准确规范地操作仪器、开展工作,有时大家甚至为识别一种岩石争论地面红耳赤,最终各持己见直至请教前辈。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辛苦的工作、学习确实收获颇多。
    地质填图的辛苦早在学校时就已有耳闻,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每天上山要拿着地质锤,背着地质包,手持GPS、放大镜、罗盘,差不多要负重十斤来往于崎岖的山路之间。野外填图要格外注意安全防护,一不小心就会被一些带刺的小灌木伤到,有时也会遇到悬崖、芦苇荡、陡坡,最要命的就是潜伏身后的毒蛇、杀人蜂和山蚂蟥。即便这样小心防护,所里的2个老前辈仍被杀人蜂蜇伤,差点丢了性命。何尝想到深山老林里的野外地质工作时时刻刻“暗藏杀机”,这次填图让我意识到以后工作将会充满荆棘,地质工作远不是课堂中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八月山里,枝头硕果累累。大家每次填图归来的路上都有意外收获,酸酸甜甜的野生猕猴桃、黄里透红的野柿子、酸溜溜的野葡萄、八月扎……足够大家填饱肚子。山里老乡更是淳朴,下山到老乡家里借水喝,他们热情地把好吃的往我们的地质包里塞,枣子,花生、板栗,还说这些年轻的孩子工作太辛苦了。如此安慰的话语,现在回想起来,脑中浮现的仍是老乡们黝黑褶皱的面庞和那双为我们捧拿食物的手。
    此刻,坐在办公室回想起2013年夏天“全副武装”在山里地质填图的工作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们似乎总会在某一年某一刻,猛地跨过懵懂的分界线,突然长大。
    山花开了,山岗上,树林中,溪涧边,悬崖上下,开遍了它所能到达的每一个角落。那座山,那些花,那些人,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见证了一个几近书呆子的学生逐渐成长为一名坚强的地质工作者。
    山花开了,开得漫山遍野,开得热情似火,染红了山头那半边清澈的天。
(矿产所 王莎)